发新帖

588

2020-12-03 03:03:40 419

588  当大火烧尽了荒蔓的榛荆,当闪电击碎了镇压邪魔的宝塔,当风雨摧残了明媚鲜艳的花朵,曹雪芹将放出几只草化的流萤,向无边的暗夜显示光明的存在!也许寓意即在于此?

588

588年稔府梁饶,葭动灰飞管。限于篇幅不能详析,但她们诗的总的意境、格调很相似:这几枝红梅虽都经过冰雪严寒的折磨,但她们似乎将这种“折磨”视为“锻炼”了。她们不约而同地都相信,灿烂的春天必将到来。别的人在伤春,她们却在庆春;一样的东风,在林黛玉为“凭栏人向东风泣”,在岫烟却是“冲寒先已笑东风”!大王之风与庶人之风果不相同也!

当然,我并不是要人们相信,她们的今后经历将变为主线流,她们毕竟是次要人物。我只能讲,至少在创作第四十八回时,曹雪芹的创作规划已作出某种改变。他要有意识地向暗夜投以光明,他将使春神向白茫茫大地降临。这理想之光虽如萤虫般微弱,但却像彩缎一样绚丽。谁能够在没有电灯时抛弃蜡烛,而谁又能在太阳未出之时拒绝月光呢?

四、关于主线果然《红楼梦》“迷失”部分大体如上之述,它的主线似乎也就毋庸赘言了。

这是一幕幅度宽广的立体社会悲剧画图。它之所以具有永久动人的魅力,原因在于它冷酷无情鞭笞的是整个封建制度一切该诅咒的虚伪、罪恶和丑陋,它为一切真诚、善良、美好事物的受尽摧残发出了断人肝肠的曼声叹息。曹雪芹是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,敢于在微红的血色中向人们显示他所见到的前途。这是十八世纪的思想家代表着要兴起的资产阶级的愿望,要揭起黑盖子,冲出竹幕铁屋的艺术写照。我以为此即是《红楼梦》主线之所在。可不可以用“爱情”来概括它的主线呢?

宝玉、黛玉两位青年,为着自身爱情自由,这个对他们来说最切身、最敏感、最现实的问题 ,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封建宗法进行了不调和的斗争,这是事实 。然而这种爱情斗争,曹雪芹将其升华了 ,我们看到的不是正常的爱,而是爱的“蒸气”,当雪芹将其重新“结晶”后,我们看得到,这种爱情与文君、莺莺、杜丽娘的爱情有着质的区别(此诸女子,多少有点“为爱情而爱情”),这是一种有理想、有向往、有共同思想基础的爱情。它的主旨不在于“不自由”,它的悲剧乃是与整个社会场景糅合 、融会 、贯通在一起的,它所起的实际作用乃使这种社会悲剧更加深化 。这样,爱情故事就只能说是附着在主线上的一根柔韧的纤维。如果说宝黛爱情乃是主线,那么就不能解释书中所描写的超过多少倍的与此爱情无关的人和事,以至于取消了这些人和事就将使《红楼梦》不成其为《红楼梦》,变成一部拈酸吃醋的四流五角恋爱小说。同时也不能解释,黛玉死后的长时期,《红楼梦》所表现的整个事态,仍在不受此种爱情约制下继续正常发展这一问题。

588这个过程不是一个短时期,这从李纨命运的暗示中可以看明白。——“虽说是,人生莫受老来贫”,这是说李纨的;

最新回复 (2)
2020-12-03 02:24
引用1
  不幸的是,她自己并不感到痛苦,对人生给她的巨大不幸,她含笑相迎。她高度自觉地按照经典思想模式要求自己,心甘情愿地接受“合理”的压迫。自幼所受的严格教育使灭绝人欲的理论浸透了她的骨髓,毒化和麻木了她的每一根神经。因此,尽管她日复一日地饮那和着自己血泪的酒,却丝毫不感到有什么不合理。
2020-12-03 02:02
引用2
  “三千”是个虚数,意思是“很远很远”。如果不是远到了天尽头,如何连一声“再见”也不敢承许,只好凄切地道一声“珍重”?如系本国藩臣,他难道不进京述职?
2020-12-03 01:56
引用3
  ——二月河
返回
发新帖
158760
主题数
1234
帖子数
07613
用户数
158760
在线
80
友情链接: